青山菜市场|卖鱼铺子里的猫

大爷是姑奶奶的长子,在家里以孝顺著称,但凡姑奶奶发话,大爷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姑奶奶在世时,一直最得意这个孝顺儿子。听老人儿讲,大爷最著名的事儿就是娶了大妈,因为那是姑奶奶亲点的媳妇。

下午两三点,正是昏昏欲睡的时候,连苍蝇都懒洋洋地提不起劲来。

大爷毕业不久后,便在文化厅上班了,没多久还交了个女朋友。据说,大爷真心爱那女孩子,打算相守白头。后来,大爷把心爱的女孩儿领到家去见个姑奶奶。姑奶并没说什么,平平淡淡的聊了几句,客客气气的把姑娘送走了。就在大爷高高兴兴地打算把成婚一事告诉母亲时,姑奶忽然安排大爷见了另一个姑娘,姑奶奶介绍的这姑娘最终和大爷结了婚,成了我大妈。听表姑说,大爷大妈结婚那天,大爷喝的烂醉,还哭了。

菜市场里没什么人。鱼铺老板娘和光,趁着清闲,托隔壁水产摊正打瞌睡的花老板帮忙看着铺子,一扭一扭地挪去对面凉菜铺找紫婉姐聊天,顺便蹭点舂鸡脚吃。

大妈是个苦命孩子,很早就没了爸妈,一个人把弟弟妹妹拉扯大。按姑奶的话说,大妈是个好孩子,安分守己,特别顾家能干。大妈真的是能干,自从嫁给大爷,家里家外的活儿一个人包了。每逢家里有亲戚走动,住在家里时,大妈每天早上三四点起床准备饭菜。东北的早餐有些特殊,住在大爷家时,我每天早上都会闻着炒菜香起床。洗漱完毕后坐在桌前时,桌子上荤素冷热七八个盘子的菜肴,都是大妈一个人的手艺,和午餐晚餐不相上下。住到最后,吃饭快成了我的一种负担。

路过菜场门口,却见一位陌生大爷蹲在那儿,跟前搁着一个箩筐,不由好奇多瞄了几眼。大爷见了,便招呼:“刚出窝的猫崽子!姑娘过来瞅瞅?”

大爷大妈一直气场不合,家里擦枪走火的事情时有发生。每当俩人吵得不可开交后,大爷便会离家出走。然后大妈就会带着三个闺女上街疯找。最终,大妈会去姑奶那里哭诉,姑奶便会一个电话把大爷招来痛斥一顿。然后,大爷大妈便一同回家继续过日子了。

箩筐里几只巴掌大毛绒绒的小奶猫挤作一团,咪呜咪呜软糯糯地叫着。其中有只白毛黄斑的,却是安安静静,只睁着一对圆眼望着和光。

后来,大爷离家出走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家里是的话也越来越少,于是,大妈开始养猫。从一只到几只,再到十几只,再到二十五只。终于,大爷忍受不了猫气冲天的家,便趁大妈不在时,把所有的猫用麻袋装了,在个郊外废弃的破房子里把猫遗弃了。大妈回家见猫都没了,和大爷大吵一架,深夜带着猫粮四处奔走,彻夜未归。表姑得知后,怕出事,逼着大爷交待了扔猫地点,带着大爷的三个闺女去找回了大部分的猫和大妈。大妈回家以后,很久没有说话,大爷也吓得再没敢干涉大妈养猫了。

和光弯腰看它。透过那双蓝蓝的猫儿眼,她看见了那个早晨。天似蒙蒙亮,空气中氤氲着露水在日出时分蒸腾出的水汽,冰凉冰凉。小镇,也是菜市场,早市。拄着拐杖的外公牵着扎一对羊角辫的小和光,在菜摊上边挑挑拣拣边跟卖菜大婶唠着家常。小和光觉得周围全是很高大很高大的人迈着很长很长的腿走来走去,得把头仰得很高很高才能看见腰、肩膀、脖子、脸。低头只见一双双布鞋、凉鞋、拖鞋踢踢踏踏踩过地面的污水,压烂脚下的菜叶,踢开拦路的空汽水瓶。小和光突然害怕起来,四周幢幢人影像是要把自己包起来吞掉。她连忙往外公身边靠了靠,把外公热热的满是茧子的大手抓得更紧,这才安心下来。

后来,姑奶奶走了,大爷打算离婚,却最终在三个女儿的泪眼中放弃了这念头,继续和大妈过着。

一安下心来,便觉得天也没那么灰蒙了,空气也不冰凉了,市场里也有生气了。“咪呜咪呜——” 那边有小猫!小和光惊喜之下迫不及待地拉着外公去找小猫,外公只得无奈地呵呵笑着被拉着跑。有人在卖猫,刚足月,一整窝圈在一个箩筐里。小和光一见便挪不开腿,摸摸这只,戳戳那只,喜欢得不得了。

前不久,爷爷偶感风寒,大爷和表姑去京探望。表姑和我终于用高科技的微信聊上天儿了。表姑说,大爷家现在还有十四只猫,老两口现在也不怎么斗嘴了。通常大妈一犯急,大爷就不作声了;大爷一不作声,大妈就接着去照看那些猫了。他们的三个闺女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却依然十分孝顺,每天都回家看看。

“阿妹这么喜欢,买只回去嘛。自家母猫生的,不挣钱,便宜卖。” 卖猫的大妈对外公说。

当我向老爸老妈学舌时,老爸说:“你大爷这一辈子挺委屈的。” 老妈说:“你大妈也挺委屈的,那两口子的故事都可以拍部电视剧了。” 我却是感慨,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要是拍电视剧也得拍好几十集了,而我,却是真的不爱看这种家庭题材的电视剧。

于是小和光跟外公一起挑了只白毛黄斑蓝眼睛猫咪带回了外公家的小院子。

“姑娘这么喜欢,买只回去嘛。自家母猫生的,不挣钱,便宜卖。” 和光惊愕地抬头,原来是卖猫大爷在说话。

见和光不作声,大爷扲起那只白毛黄斑蓝眼小猫塞进和光怀里:“你看,这只跟你多投缘!带回去吧,啊?”

怀里暖乎乎软绵绵的一小坨。午后的阳光也懒洋洋的,洒了几丝到小猫身上,本来绒绒的毛竟也有了几分油光水滑。似曾相识的场景。那个下午,外公坐在太师椅上昏昏欲睡,长高了几分的小和光搬了张小藤椅坐在外公脚边脆脆地读着报纸,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偷眼瞧瞧外公囫囵混过去。猫咪也长大了几分,悄无声息地跑过来,跳上小和光膝头,呼噜呼噜睡着了。午后的阳光也是懒洋洋地从窗外探进来,洒在外公和猫咪身上。小和光摸着猫咪油光水滑的一身皮毛,对外公说:

“外公,我们给猫咪取个名字吧?”

“你叫和光,猫咪就叫小和光喽。” 外公漫不经心地回答,说完打了个哈欠,睡着了。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山菜市场|卖鱼铺子里的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