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不象有些网友,我已很久没看小说了。现代“孩子”们热衷的实在不是我的菜,网上无论是免费的还是会员制的都觉得粗糙,像快餐进不了大场面。或许有人笑我幼稚了,我们那时的一些作品,还是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起码相对今天的。四大名著里的红楼梦谈情说爱最有水平,评论多多,我算老几?不凑这热闹了。比较喜欢的是秋海棠,啼笑姻缘和雷雨三部。这三部特别适宜于改编成舞台剧,电影和电视剧。我又特爱戏剧,包括评弹。所以对它们多了一份爱。各种剧目都有其特别适合的故事,像越剧与红楼梦是绝配,才有了五十年前,直到今天,不知多少版本的“红剧”。沪剧最适宜于“西装旗袍”戏,什么碧落黄泉啊,听得家庭主妇泪洒当场。那天听了一场评弹描写樊家树初遇何丽娜,由我最喜欢的徐惠新与盛小芸演出,里面又夹杂着沈凤喜的形象,明明知道结局却也听得津津入味。今天向大家介绍的还是他俩演唱的雷雨片段。周冲一心要摆脱与繁漪的不伦之恋,而她又不甘被玩弄后的遗弃,哀求与紧逼。针锋相对,丝丝入扣。怕想试着听听又对苏州话似懂非懂的,特将唱词注此:

图片 1
繁漪:爱得痴狂,恨得果敢
重温了一遍经典之作——《雷雨》,我想,一个爱得痴狂,恨得果敢的女子,当之无愧是剧中的灵魂人物。
在纯洁如白云的周冲出场之后,繁漪的出场无疑带有厚重的哥特式风格:“她一望就知道是个果敢阴鸷的女子,她的脸色苍白,只有嘴唇微红,她的大而灰暗的眼睛同高鼻梁令人觉得有些可怕……她通身是黑色的。”集黑色与苍白为一体的繁漪,带着与生俱来的野性和果敢,犹如一把利剑,“做一次困兽的搏斗”,将郁结于周家沉闷得令人窒息的瘴气狠狠得刺破,划出一道永不磨灭的痕迹。
繁漪出身名门,受过新思想的影响,这让她不同于普通的女子,她有着自己的想法。于十七岁时嫁给周朴园作第二任太太。正值青春年纪,繁漪和许多女子一样对爱情充满着无限的幻想与渴望,希望爱与被爱。周朴园虽经历过新式教育,但他已人到中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变得越来越狡猾与世俗,成为封建礼教坚定的捍卫者。他有过一任妻子,成长的阅历将他对爱情的渴望磨得粉身碎骨。年龄的差距与经历的差别让他们的沟通存在着巨大的问题。繁漪得不到一丝丝的快乐。在周朴园的专制统治下,周家显得异常得死气沉沉。这样的生活让繁漪觉得“热极了,闷极了”,她想要挣脱,想要逃离。可她长期在旧家庭里的生活让她的翅膀被折损,力量弱小到不足以支撑她的愿望。她被“磨成了石头样的死人”,“已预备好棺材,安安静静地等死。”
周萍的到来给繁漪带来了转机。在周朴园日复一日的压抑下,她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信的人。她能接触到男人也就只有蛮横专制的周朴园、阴险狡诈的鲁贵和淳朴天真的周冲。当周萍大胆引诱她时,她毫不犹豫地把她的爱,她的肉,她的灵魂,把她整个儿都给了他。她太想要呼吸新鲜空气,想要自由,想要有个人和她一起冲破封建道德的束缚。她以为她找到了这个人,这个可以给她爱情和希 望的人。于是,繁漪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全身心地坠入爱河,哪怕是要背上一切乱伦的罪名,她都要享受这难得的欢愉。周萍的出现拯救了她,滋润了她干枯的心,也点燃了她最原始的野性。爱上周萍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但繁漪仍然爱得热烈,爱得痴狂,爱得无畏。
繁漪终究是错了。周萍对他的后母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最原始的欲望的冲动。周萍的软弱无能让他承担不起乱伦的痛苦。当他遇上善良、美丽、真挚的四凤时,他觉得他受不了这段令自己恶心的关系了,他也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他故技重施,引诱四凤,决计抛弃繁漪。乱伦的后果没有让繁漪恐惧,让她惧而生愤的是周萍要带着四凤走,把她丢在周家自生自灭,让她独自一人继续享受黑暗的吞噬。她半威胁半请求着周萍,“小心,小心!你不要把一个失望的女人逼得太紧了,她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希望他放弃四凤带她走。这样的繁漪对周萍而言是毫无威胁力的,自私的他断然的拒绝了她的请求。繁漪只能一低再低,卑微地挽留周萍,提出把四凤带走的同时也带上她,可换来的只是周萍狠绝的背影。绝望的繁漪由爱生恨,她的狠来得果敢与猛烈,如同火山喷发,热烈得足以将她埋没。她疯了!她不惜牺牲自己天真的儿子周冲来到自己的目的。她要爆发,她要灭亡,她要所有人同她一起毁灭!
曹禺先生说:“繁漪是个最动人怜悯的女人。她不悔改,她如一匹执拗的马,毫不犹疑地踏着艰难的老道。她抓住了周萍不放手,想要重拾一堆破碎的梦,救出自己,但这条路也引到死亡。在《雷雨》里,宇宙正像一口残酷的井,落在里面,怎样呼号也难逃出这黑暗的坑。”
剧末,繁漪达到了她的目的,但她也真的疯了。

徐惠新盛小云评弹《雷雨.留萍》片段

我是脱水荷花心已枯,你是阳光清泉来滋润我。

一曲惊梦梦恍惚,“声声慢”词中找回了我。

你关心我,爱护我,明白我,抚慰我,使我叶茂枝繁心复苏。

繁漪啊,你休提往事我已声声悔,我也经不起这心儿事折磨。

开弓哪有回头箭,我繁漪从不悔当初。

既然你既然救了我岂能够抛敝我,离开你,复活的荷花亦将枯。

那段当初,要被天雷打,终究对不起,对不起冲弟与家父。

你最最对不起的那个人,是你曾经引诱过的痴后母。

你欠她今生今世一笔债,你不能见了新世界,就将她孤孤单单弃中途。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言情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