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

据说很多老外男女都是在酒吧,咖啡屋,餐馆等场所靠搭讪认识的。有些牛人还能通过搭讪很快地把对方哄上床,共度良宵。正因为如此,现在居然在网上流行有很多搭讪圣经,告诉大家怎样勾引异性。其实我以为这关键还是看人,“流氓”不用学就会,老实小孩学了不会灵活应用白搭不说,反而很悲催。我回忆起了一个老实小伙子搭讪女知青的的苦逼故事。在很久以前,还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许多城里风华正茂的小女孩,大都水灵灵的,很是白嫩美,来到广阔天地,准备大有作为一番。她们的洋气和土里土气的乡下女娃实在没法比啊。由于娇美,许多乡下年轻的后生便想套套近乎,这天出工休息的时候一个楞小子便和一个女知青搭起讪来。

戴建东

男娃:你们城里有狼吗?

女知青:没

我的家乡在婺西南一个小乡村,村东是一片广袤的农田,出产的稻米供给养育了全村的父老乡亲,村西则是连绵的黄土山岗,零星长着马尾松之类的廉价植物。三十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这个村庄里,求学和务农,占去了我青春年少时光。村庄里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男娃:那好,出门就不害怕了。听说城里都是水泥地

我的家住在村西的一口池塘边,这口塘名叫拱湖塘。小时候,拱湖塘的水质清澈见底,供给村民洗涤之用。塘里游浮着许多长条扁鱼,我最爱做的事,就是每天从牛背上抓苍蝇钓长条扁鱼。

女知青:是,

拱湖塘边,建造着一排低矮的泥墙瓦房,像部队营房一般一字排开,小开间,单门独户,当年是为了供给响应“上山下乡”号召的知识青年居住的,村里人称之为“知识青年屋”。记得村里来知青时,我还很小,五六岁光景,跟在大人后面,敲锣打鼓欢迎这些从大城市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学生娃。

男娃:那你们城里人在外面拉屎咋办呢,到处光秃秃的、不是没办法擦屁股吗?你看乡下田里边到处都是土块,擦屁股很方便的。

第一批入住知青屋的学生娃,大都才十七八岁。当年,我顶多是个懵懂小孩,还未上学,乡下又没有幼儿班,半大小屁孩就整天在田野里疯跑,一天下来,整个人就变成了“泥猴”,晚上回家少不了受父母一顿咒骂。

女知青:。。。

自从知青住到我家边上后,我便整天都往知青屋跑,看他们从城里带来的“戏匣子”,听他们像唱歌一样好听的话。这些知识青年,从大城市突然远离父母,来到这个贫穷落后的小乡村,过起了独立生活。刚来时,大部分人都是性格开朗乐观的,他们整天嘻嘻哈哈,有时也逗逗我这样的小屁孩。

男娃:听说城里女人都穿裙子

女知青:是

这些知青讲一口地道的杭州话,我也听不懂,只是觉得这些从大城市里来的人,和我们村里人不一样,首先是人长的白净,衣服也好看,说话,举止,都很有“派”。既便是村里再有钱的人,和他们一比,简直就是“土得掉渣”。

男娃:很好啊

我虽然不懂他们说的话,但也爱往他们身边钻,或许这就是一个农村娃对城市文化的一种敬羡罢了。

女知青:夏天凉快

虽然这些知识青年都已经十七八岁了,但他们从来没到过农村,对农村里的事,甚至比我们这些小屁孩还不懂,一切都是这样的新奇,一头老母猪,可以让他们观看老半天。至于小狗小猫,鸡鸭牛羊之类,更惹得他们追逐嘻笑。

男娃:还是城里边的裙子好,拉屎撒尿方便啊,不用解裤腰带,一转身裙子的下摆张开后就可蹲下去搞定

知青刚来的时候,正值春暧花开季节,农田里种植着的草籽,已经开满了云霞般艳丽的草籽花。这些大姑娘、小伙子也许只从图画上看到过农作物,当看到花花绿绿的草籽田时,以为就是成片的花生,高兴得狂奔下田,想从田里挖出花生来,直到双手沾满污泥也一无所获时,这才惹得边上的农民哈哈大笑。

女知青:。。。

看到地里泛青的麦苗,他们以为是成片的韭菜,竟想割一把回家煎鸡蛋吃。城乡认知上的差异,惹出了许多笑料,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初来乍到,新奇过后,面对的便是现实问题。吃饭,干活,这两样永远是农村里最重要的事。每间知青屋里,都搭建了土灶台,那是一种只安放一只铁锅的简易柴火灶,适合一个人生火起居。这次来的三个知青,两男一女,各占一间泥瓦房,房屋是新垒的,还带着泥土的潮湿气息。

安顿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吃饭问题。农村烧早饭,习惯烧粥捞饭,就是将米和水放进铁锅里一起煮,煮到水沸了,米熟了,然后用爪篱将米粒捞出来盛进陶罐内,埋入灰堂,这样,中午就有热气腾腾的米饭吃了。

这些大城市来到乡下的青年学生娃,从没看到过农村土灶,更不用说如何做饭了。他们的头等大事,就是先得学会用土灶烧粥捞饭。好在农村大婶比较热情,虽听不懂城里人的洋话,但好歹也明白,怎么教他们土灶烧饭。

也许是年轻人心急气盛,觉得烧饭这么简单的事,根本不成问题,在听了农村大婶简单的做法后,便挥挥手说:“晓得了,晓得了,这事简单着呢。”第二天早上,我出于好奇,早早起床去看城里人烧粥捞饭。只见他将米淘净后放入锅中,然后点燃柴草“叭嗒、叭嗒”烧上了。

不一会,水烧开了,米汤就从锅盖沿直往上冒,整个灶台就溢满了白花花的一层米汤,城里人急了,连忙用手按紧锅盖,想把锅内的米汤捂住。谁知锅盖捂得越紧,米汤溢得越多,急得他哇哇直叫。这里,隔壁大婶听见叫喊,跑过来一把掀开锅盖。说来也奇怪,拼着老命都捂不住往外冒的米汤,锅盖一掀,直往外冒的米汤就“哧溜”一下伏下去了。

这时,大婶又免不了开导一番:“粥烧滚了,要记得掀开锅盖,这样,米粒才会在煮开的汤中变熟,米汤也不会冒出锅外。”这时,这个城里娃红着脸,腼腆地说:“想不到,烧饭这么简单的事,也有这么多门道,看来,以后在农村要学的事还多着呢。”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搭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