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像兄弟俩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And you let her go......"九十年代中毕业,毕业的时候运气不错,进了一家外资审计公司,周围的同事都是红男绿女。作为新进的员工,我完全把自己当作透明人,那些颜值高的女同事,都有资深的男同事盯着呢!进了公司几个月后的一天,噪杂的部门突然有些安静下来,大家瞩目的地方,原来是一群出差很久的同部门同事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我第一次见到她,匀称的身材,干练的齐脖短发,脸上洋溢着回归公司的有点疲劳而又满足笑容,眼睛很有神,透露着刚毅。在我看来,她非常的特别!多年以后,在国外看电视,第一次看到演员汤唯的时候,突然想起她,应该是她和汤唯是同种类型吧。说是师姐,其实是同龄人。心里默念成功,终于有机会跟她一起做项目,她城市长大,弹过钢琴,练过乒乓,工作严谨认真,上海那种女强人的典型模样。我么,野惯了的农村娃,颇有些不适应上下属关系,但心里面还是蛮高兴的。作为新员工,要扎根,也没多想什么,时间过得很快,大半年就这么过去了。有一次,跟她做项目加班到晚上十点,我跟她打个招呼说,我要回家了。她突然愠怒道:你要送我回家的,等我一会儿。我想想也是,自己够粗心,这么晚了,应该送人家回家啊。出租车到她家时,她满脸笑容地和我说再见,寒夜里,那种笑容很温暖,让我记忆深刻。我知道自己是个感性的人,公司里那个小胖子同事喜欢那个有点灵气的小女生,而那个小女生却喜欢那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校友同事,我都能感觉得到,而那校友却是有女朋友的。我想我一定是敏感过头了。要是我自作多情,那就有点可笑了。随后的日子都很正常,除了她脸上偶尔露出一丝疲倦之外,只能说审计工作很辛苦。一年之后,迎来了新一批同事,其中的一个男同事城市长大,身材板硬朗,人很礼貌,笑容也很温和,整体很阳光,我不是个摆谱的人,很快和他们打成一片。一个阴雨天,她我还有那个男同事再加一女同事一同乘火车去外地做个项目,她是负责人,车上,她若有所思的说了句话:你们两个就像是兄弟俩!我那兄弟摸不着头脑,笑笑说:我们根本不像啊!我么,仿佛有点懂,心中有点黯然。过了一段日子,看到兄弟起劲地搬一些文件,我笑笑问:忙什么呢?一个躲闪的眼神之后他诚恳地说了句:帮她拿一些东西。一切尽在意料之中。虽然经常在公司碰面,但有一天晚上突然的很想念她,忍不住到小卖部打了个电话给她。那是唯一的一次电话,她有点惊讶,但还是很高兴,我也没说什么,只是礼貌地问她过得好不好,再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看她很开心的样子,虽然心中隐隐有些痛,但觉得轻松了,仿佛电话之后,自己心里一下就放下了。再后来,我被借到其他部门很长时间,很少看到她们,偶尔听到同事们说笑,他俩穿了情侣装参加公司的出游活动。我觉得她们挺般配,一切都很合理。我自己在调回自己部门之前,觉得这种两班制忙碌工作不适合自己生活理念,在没有找到下家之前就不负责任地辞职了。没有开始就不空谈结束。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其实每次回国,我都要给那个兄弟打个电话,可惜事不凑巧,他在北京工作,周末时才可能回上海,没有时间碰过一次面。大致知道他们结了婚,生了个女儿。年过四十,心里总有些慌,去年趁回国见了很多朋友,留住他们最后的青春靓颖。兄弟也回归上海工作了,但总是忙,大概见面的意愿不强。That is all for ever!我么,四口之家,安静温暖的日子过得飞快。女人在想什么,自己永远都搞不清楚,也许一切仅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臆想,只是时间久了怕忘了,权当作自己无聊时候的涂鸦,留住一片温暖,纪念一下即将逝去的青春。

图片 1

昨天,我妈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听说最近有个大报纸的记者糟蹋女同事,你们单位没有这样的事吧?”

我正忙着,不耐烦地回:“没有没有,别听风就是雨!”

我妈不放心,又叮嘱一句:“要有人欺负你,一定要跟妈妈说啊。”

放下电话,我沉默了一会儿,竟然有点想哭。为了妈妈的关心,也为了无法言说的那些龌龊往事。

刚工作的时候,进了一家公司,该公司热衷“破冰”。什么是破冰?就是用各种擦边球游戏对女性进行言语挑逗和肢体揩油。比如,真心话大冒险,问你的隐私问题,包括你的内衣尺码和性史。比如,用嘴巴传递扑克牌、乒乓球,时不时会被人有意无意地亲个嘴。比如,男上女下做俯卧撑,男同事在女同事屁股上顶破气球,各种模拟性爱动作。如果不参与,就是“不合群“,“没有团队精神”。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们就像兄弟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