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原来都是反动派

最近在看周国平的“灵魂只能独行”。丫水平不是盖的。以前偶觉得余秋雨是‘天下第一笔’,现在不行了,要让位了。书中充满了人生哲理,警句。不是偶要叫绝,五体投地,便是孔老先生再世,也只能拍手拍脚了。

图片 1

当然,也不能简单的说周就把余给盖了,因为固然两者都是散文作家,余涉及的是文化,历史,周涉及的是人生,哲理。余的定位是文化大师,而周的定位是哲学家,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独领风骚。

爱情是伟大的,有时却脆弱的经不起任何考验。

以前也看过周的什么书,忘了书名,更忘了内容,但肯定哲理没有“灵魂只能独行”深刻。以前还看到过一个说法是:周的书是小女生看的。不对了,至少“灵魂只能独行”不是,应该让孔子看差不多,而且必须50岁以后看,否则,天命未知,是无法看懂,体会的。

要说李红当年陪同余秋雨度过了十几年的艰苦岁月,按照影视剧的套路,怎么着也该来一个“苦尽甘来”的圆满大结局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出于好奇,网上搜索了一下周,发现十几年以前周出了一本书《岁月与性情》,结果引来很多损评。我没有看过书,但从网友的评论,我们也可以大抵有数了。

李红嫁给余秋雨的时候,这个男人可谓家徒四壁。两人结婚的时候连房子都是租的,甚至连做饭的地方都没有!那个时候李红每次回娘家吃饭,再带饭回去给余秋雨;好在余秋雨十分体贴,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

引起批评的原因是:周结婚三次,离婚两次。每次都是因为有年轻很多的女性介入,而周老先生提出所谓“宽松婚姻”的理论,好为自己开脱。周在书中感谢三位女性给了他最好的岁月。下面是一个网友的部分评论:

随着女儿的降生,家里的日子越发拮据。眼看着余秋雨被提拔为院长,谁想因为文革期间在上海市委写作组做过写手,余秋雨被扣上了“文革余孽”的帽子,于是被迫提出辞职,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又被查出患有肝炎——刚刚看到希望的家庭再一次陷入了巨大的困顿。


李红带上余秋雨搬回娘家生活,将女儿交给母亲照顾,然后在天井里搭了五六平米的小书房,让丈夫安心写作。

“还在他的第一次婚姻里,他就开始了与他的第二任前妻的浪漫爱情,仍然是在第二次婚姻尚未解体,他又与他的比他年轻22岁的现任妻子开始了新的恋情。这,便是“宽松婚姻”的理论带给他的美好后果了。

一家的重担压在了李红一个人的身上,而余秋雨的病更需要一笔不菲的开支。即便在棉纺厂加班多挣钱也无法维系这些开支,就在这时,李红提出自己要去深圳闯荡。

我不反对这种进步的婚姻模式,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是,一个已婚的男人,要求妻子顺从他喜欢女孩的天性,而且还那么振振有辞,我不知道他是人还是什么其他的种类。用文中所引用的一个人的话说:“我看见好的女孩,一个嘴角,一只手,就是激动。恋爱一场又一场,我就是高兴,象过节一样。”我看到了的是一张无耻的嘴脸在津津乐道他的一次又一次艳遇,我却看不到那些已经退场的女孩的表情是什么样子了。也是这么激动吗?抑或是泪水流满了脸,以至于我们不能看清楚她的表情?”

在深圳打拼的日子里,李红透支身体,几次晕倒,有了她每个月寄回去的工资,全家的生活终于有了保障,余秋雨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凭借一本《文化苦旅》,余秋雨奠定了自己在中国文坛的地位。

我不由想到余秋雨夜有类似情况:前妻在苦苦打拼之际,余出轨了。偶在想,余大师君子长,君子短的,但抛弃糟糠之妻则又是如何爽快?周大师的哲理说教更贴近生活,而且,不是有说他的书为女孩喜欢,女孩能够仰仪这样无情的朋友?

眼看着清苦的日子就要熬到了头了,谁想到余秋雨却另有新欢。

这下子,偶是有点失望了。在这个之前,偶已经注意到周对革命的态度,比如支持加谬否定革命者的历史使命感,以及对革命者的质疑,贬低,嗬否定,周还多次暗示了对毛的不屑。偶还吃惊的发现(不是在此书,而是其它著作中):周是抽烟的,因为一篇文章中周侧面提到了这点,说是点燃了烟沉思云云。抽烟降三档!余秋雨再差劲,也不至于会吸烟?从这个角度看,余的品质可能要比较好些?

念及多年的夫妻恩情,想到也许丈夫只是一时情迷心窍,李红在心里期望丈夫能够早日回心转意,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丈夫离婚的决定。

但是我仍然不得不说,书管书,人管人,说归说,做归做。书是为了让你看的,并不是作者的肺腑之言,或者,至少不等于他的真实行为准则。如果只写自己能够做到的,书没人看,他们岂不是要饿死了。不能因人废言,也不能因言度人。但无论如何,一句再好的话,如果从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嘴里吐出来,怎么都会在感觉上打了折扣。朱熹,叔本华,教导人家有方,自己在女人方面却放荡。尼采,则因为自视太高,不好意思堕落,所以对女人只好鞭打了。而康德则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强忍着离婚带来的巨大伤痛,李红将女儿托付给父母照看,自己再次孤身来到深圳。最艰难的时候,李红每天只能花一块钱买上四个馒头,早上一个,中午两个,晚上一个。

话还是要说回来,尽管两个大师见色眼开,偶估计这些‘艳遇’不是他们处心积虑自己找来,于他们言,是碰上了?就象老杨,给人骂死了,都还是翁主动,不然可以打死。但以他们的名气,怎么可能没有机会?当然可以从优选择。美女可以爱英雄,为什么不能爱大师?这个,其实和现在社会上男人一旦发了,就要易妻的普遍现象没有差别。偶早说了,女孩只要足够出色,男人是不可抵抗的。在这个意义上,偶们一般人其实没有在道义上指点江山,批评他人的资格。两个大师也就是一般俗人,而且是没有慈悲情怀,自私自利(无论他们书中说的如何高端大气)的俗人。而即便是偶们鄙视的反动文人胡适,受到的诱惑不比他们少,最后还是和小脚女人不离不弃呢。

艰难的岁月并没有摧垮这个刚强的女人。她干着男人一样的体力活,在一次送水的时候,被一家旅行社老总看中当起了导游。不论日子多么艰难,她始终没有透露自己是余秋雨前妻的身份,也拒绝了余秋雨几次三番想要接济她的好意。

‘食色,性也’。你要能抵抗千金一笑,没有一点宗教,或者类宗教(革命,共产主义情怀算一种,儒家的忠孝仁义也算一种)精神不行。偶还在想,余也好,周也罢,都承认自己没有宗教情结,对革命更是不屑的。他们自然有各自的道理这么认为。但他们自己对前妻的背信弃义,难道不正说明了他们和真正的革命党人人格上的距离吗?毛,周,都是自律的。刘就差很多,六个老婆,做走资派也不冤枉,而邓,则作风根本就是有问题,而叶帅,则完全乌七八糟了。

李红在旅行社的一位同事做健身器材的代理,在寻找合作人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吃苦耐劳的李红。

毛说了:反动派你不打,他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原来,男人都是反动派,妳一打,他便倒。很多男人身体太好,任何女人一打,他便倒了。甚至丫想把任何女人打倒。当然大师不至于那么狼狈,而且还是比走资派好一点,妳不打,他便不倒。妳打了,算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如果那些前妻们怪起来,还是后来那些狐狸精不好。而邓,叶,肖华,陈再道。。。这种走资派,妳便不打,便跑,他还是把妳放倒了。有些还放倒一,二百。操!

后来有个客户得知她不靠余秋雨的名气炒作自己,凭借自己的努力奋斗改变命运时,被这个女人的坚强所打动,决定和她合作。

渐渐地,李红的业务越来越红火,生活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李红终于得以在深圳安家置业,她将父母女儿都接了过来。在女儿25岁生日的时候,余秋雨对这位前妻感到既愧疚又敬佩。

图片 2

为爱应当懂得付出,但不要失去自我

回想自己一路的艰难酸辛,这个女人曾颇有感触地说:

“人生有很多变数,

如果我不离婚,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人原来都是反动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