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说一定要嫁给爱情?那些朋友,他们都结婚

丁檬雄初中的时候喜欢过班上的一个小女孩。那个女孩非常害羞,用他的话说,她走路都是贴着墙,十分安静。一个马尾辫似乎一直梳到初中毕业。长圆的脸上,一双大眼睛里似乎隐藏着同龄人眼里没有的浅淡的忧伤。下课的时候,丁檬雄坐在座位上不出去,就是想看看这个小女孩的正脸。可是等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她就十分慌张的移开视线,加快脚步从他的面前溜走。

图片 1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同学的脸从此就印在了丁檬雄的脑子里,很多年都无法忘记她的模样。初中时候的丁檬雄是一个淘气大王,上课说话,下午不上自习去踢球,顶撞看不惯的老师,气老师,不完成作业,煽动同学周末不扫除等等。但是他却聪明过人,每次考试都看书到夜里,因而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高中毕业时的丁檬雄,相貌酷似《上海滩》里吕良伟饰演的丁力。俊朗挺拔,透着黑老大的霸道和天不怕地不怕的爷们气质。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丁檬雄一直到大学了,还是那样一种痞气十足的男孩子。经常打架,什么事都干,却成为很多女孩子倾心爱慕的对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他的心里却一直有着初中时的那个害羞忧郁的女同学。

推开是想念,握紧是幸福。

世事难料,我们经常会在意料不到的时候偶遇意料不到还能见到的人。

峰是我的好朋友,从初中认识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联系。虽为异性朋友,但关系绝对清白。结婚前一晚,他从家里溜出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想跟我聊聊。我一听不对劲儿,该不是暗恋我多年结婚前放不下?想到这儿,我瞬间心跳加速,脸上发烫,心里想了N种他万一向我表白我该如何拒绝的话术,并暗暗告诫自己破坏人婚姻的事坚决不干,打死也不干。

丁檬雄听说那个害羞的女同学即将从外地回来,同学热情的邀请她跟大家见面。丁檬雄也在被邀请之列。他甚至很难想象当年那个害羞忧郁的女孩的模样,毕竟二十年没见了。

我们约在步行街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我没要咖啡,我只要白天喝咖啡,晚上铁定失眠。我说那就来一杯柠檬水吧。看着他精神状态不好,我说你这马上要当新郎了,有什么获奖感言呢?他叹了口气,眼神变得忧郁起来,说心情很复杂。我心头一紧,正在考虑要怎么接下去,他自顾自地说,“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祝我新婚快乐!”

聚会选在一个傍晚时分。似暗似明的日光,初放的街灯摇曳着暧昧,人很容易在这样的环境里遐想着那个充满好奇的未知。丁檬雄把车停好,穿过街道走向那家酒店。街灯在他的脸上慵懒的变幻着明暗,他左右看着车,似走似跑的过了马路,额前几缕浓黑亮泽的头发随着他的脚步上上下下的跳跃着。

“谁?是晶?”我问。如释重负。晶是峰的前女友加初恋,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是大家公认的金童玉女。后来晶出国深造,忍受不了异地恋,提出分手。分手后,峰一度很堕落,好在现在的未婚妻一直在身边不离不弃,帮助峰从失恋中恢复过来。

丁檬雄到了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落座了,大家见了他热情的招呼他坐下,他用余光搜索着人群,好像没有看见那个他小时候印象里害羞的女孩,因为大家表现也没有任何异常。同学一起聊天聊地的,过了大概半小时,服务员进来了,说一位女士在外面敲门敲了好久了,里面大家没听见吧,聊天的时候声音大。当服务员把身后的女人引荐出来的时候,大家顿时没有声音了,眼前的女人一身深蓝色的裙子,丝袜裹着的腿,下面一双精致风情的绣花鞋。乌亮的长发,白皙的脸颊,美丽的容貌。只是那羞涩的样子没有变,跟小时候一样。

峰点点头。

丁檬雄立刻就感觉,这就是他一直喜欢着的那个小女孩。只是那个害羞忧郁的小女孩如今忽然就变成了一位温婉优雅柔美的女人,那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他心里萌动着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但他没有说话,只是趁着大家都起来跟她打招呼,没有固定座位的时候,悄悄的坐在了她的身边。

“那你怎么回人家的?”

这个他少年时候喜欢着的女孩,小名叫西贝,坐在他身边转眼看到他的时候,抿着嘴腼腆的笑笑,叫出了他的名字:檬雄。丁檬雄的心里忽然被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淹没了。是爱上了吧,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丁檬雄感觉到来自少年时候的喜欢忽然就变成了成年人的爱。

“我有太多话想说,但想来想去回了一句,‘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然后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家里人急坏了,问东问西的,我不胜其烦就跑出来了。”他好像要征询我意见似的看着我,“你说她为什么还要给我发短信,我原本以为这么多年可以忘记她了,可是收到她短信的那一刻,我却异常难受。”

席间,丁檬雄情不自禁的照顾着西贝。西贝想喝水,只是小声嘟哝了一下,他立刻喊服务员来,水来了之后,他甚至先倒出来点试试冷热然后再给西贝喝;西贝喜欢吃海蛎肉,丁檬雄就把一盘菜里的海蛎肉都挑出来给她吃,弄得同学起哄他,他丝毫不加掩饰的照顾西贝,西贝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拒绝,只是抿着嘴微笑着,有次丁檬雄倒水的时候,热水烫了他的手,西贝情不自禁的赶紧拿毛巾帮他擦,之后她惊讶的停在那里,似乎被自己惊到了。

“可是你明天就要结婚了!”

聚会之后,丁檬雄一定要亲自送西贝回家。西贝拽住自己从前的闺蜜,表示闺蜜可以送她,但是丁檬雄没有商量语气的坚持,西贝忽然没有了说不的底气,就让闺蜜和他一起送自己了。

“是啊,我明天就要结婚了。我知道我和晶是不可能的了,我是爱我的未婚妻的,我要给她一个家,可是我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峰把头埋得很低,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说些什么话比较合适。然后,他抬起头问我可不可以陪他去电玩城,我一阵愕然。那天峰打游戏到12点多才回去,这期间家里人把他电话都打爆了,他没接。

后来的几天,西贝经常会受到丁檬雄的手机信息,多数都是类似对小孩的叮嘱,甚至不让她自己上街,各种担心。西贝就是那样的微笑着看着他每天那么多的信息,心里竟然也暖洋洋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峰随着迎亲队伍去接新娘,看不出任何异样,到处欢声笑语,洋溢着喜庆的氛围。婚后一年多,峰有了女儿,听说一家人很幸福。

有一天,丁檬雄忽然单独邀请西贝吃晚饭。西贝有点慌,临赴约的时候化妆的手冰冷,嘴发干,心悬着就是出不来一口长气。她换上一条米色的亚麻上衣,里面衬着一件丝质衬衣,一条黑色的亚麻长裤。乌黑的长发在午后的阳光里闪动着棕色的光泽,精致美丽的脸上掠过紧张和兴奋。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长出一口气,拎着包出了门。


在饭店门口,惊见等候在门口的丁檬雄。午后的阳光透过路边的树叶,在他的脸上跳动着明暗欢快,丁檬雄见到西贝走过来,迎上前,扳着她的肩膀看着她,西贝柔美害羞的脸掠过一阵不易察觉的微红。

你幸福吗?我很快乐。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是谁说一定要嫁给爱情?那些朋友,他们都结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