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

如果没有这次经历,我不可能对 “秀色可餐” 理解的这么透。

四月二十五。上午喵小姐在小杨柳儿家吃完最后一次奶。中午回来决定给她断奶了。临近午饭时间喵小姐有点困了,午饭做熟喂饱饭哄她睡觉。之前奶睡习惯形成了,现在要睡觉真是让人头大。一直哭着要吃奶,各种撒赖。从一点一直闹到一点二十。冲的奶粉一口不喝。哭的我心都要碎了。好几次都忍不住要给她吃奶。喵姥姥看着这小可怜模样都掉眼泪。这是喵小姐必需经历的成才。我好像还是没有说服自己给她彻底断奶,我怕她再闹我就忍不住给她吃了。但凡喵小姐喝一口奶粉或许我就不会这么痛苦纠结了。睡了半个小时后喵又起来哼哼唧唧想吃奶。嗓子都哭哑了,我一心疼给她吃奶了。失败

我们一行六人---刚刚三十出头,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国内不同省份,来到加拿大一个省级实验室,做“联合国开发行署项目”培训。 第一次出国,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一样,所见所闻万分新奇,加拿大人丰富的物质生活,有序的社会服务系统都惊呆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特别是在当时,我们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住在筒子楼的一间房、楼道做饭的时期,看着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现状,压抑不住的“哈喇子”时常流露出来。

图片 1

除了物质生活上的反差,更让男士们艳羡的是“资产阶级”洋美女---碧眼金发的、洋小姐,即使不是金发,也是大眼睛、深眼窝、卷洋发、高挑个、化着妆、浓香水……这些资产阶级的“产物”一下子迷倒了这几位三十出头的男人,他们常常赞叹着“资本主义社会”里洋小姐的美貌与姿色,而且可逮着机会“实地观察”、品头论足了,完全不看在我这个群里唯一的女士的“面子”上,这也让我对男人们“刮目相看”了不少,呵呵。

秀色可餐。我们实验室在六楼,九楼是办公区和喝茶、吃饭的地方。办公室里有一位洋小姐,叫丽莎,特别漂亮,高个、苗条,符合一切男人梦中情人的标准,你看一眼绝对会不会一闪而过,而是被吸引的--得多停留几秒回过神的那种美式。而我们中湖南籍小巩恰恰是一位特别深情的“中级”帅男,他一下就被丽莎深深吸引,目光的“方向性”极其强烈的被定格了。

接下来的剧情让我意外。每天的午饭时间,小巩同学端着自己带的饭盒,吃一口饭,看一眼丽莎,再吃一口饭再看一眼美女,再埋头吃一口饭再抬头望一眼美女的脸……当然是远远地看、深情地看。丽莎美女不光是美貌,说话柔和,举止得体,她午饭时间常和其他同事在另一边有说有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到从中国来的一“中级帅男”在看她。

小巩的举动如此明显,奋不顾”身份”了,让其他小伙伴们感到很难为请,大家纷纷劝说小巩:你没见过美女吗?这样太过分了,要注意“国际影响”哦。可是小巩说:那有啥,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妹妹”,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在看她!我就想让她知道我在看她!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秀色可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