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蚁族时代 徐徐 在线阅读

图片 1

莫教授给沈思雨电话,说一周后他要来杭州开会,刚好是圣诞前,到时候与她一起吃晚饭,算是提早过圣诞。 沈思雨捏着手机,兴奋得不行。天啊,那么一把年纪的男人也会陪她过圣诞啊!沈思雨觉得莫教授越来越可爱了,他一点不老,他可年轻啦! 沈思雨想给莫教授一个礼物。圣诞礼物也好,新年礼物也好,反正,她就是想送个礼物给莫教授。 买什么呢?打火机?领带?钥匙扣?钱包?好像都不合适,没特色。 想了半天,不知道该买什么。要不自己做一个吧,可是,做个什么东西,既是自己能耐范围内的,也是能表达一种情义的,仍然想不好。 去问师太王倩。 期期艾艾地说了半天——要给一个有点品位的半老男人送个礼物,小巧的、精致的、最好能随身携带的、有意义的、能表达一些特别感情的…… 话没说完,王倩就打断她:“人家结婚了没?” 沈思雨一愣,说:“结了。” 王倩白着眼珠又问:“是你那位老校友教授吧?” 在师太面前藏不住秘密,刚才自己唧唧歪歪的那些什么废话在王倩耳旁全部过滤,留下最实用的信息就是:她沈思雨想给一个有家室的情人买个什么礼物最好。 沈思雨算是默认了。 王倩彪悍地回答:“人家都结了婚的,你还送什么东西?他当着你的面说礼物真好他会随身带着,但是一离开你后估计立马扔到加油站里的垃圾桶里——人家有老婆的,敢把小三送的东西带回家啊?你要送,就送他一个香吻,不仅你省钱,他也开心,而且不用带回家,让他心里也轻松!” 沈思雨被抢白一顿,虽然脸上有点挂不住,但细想一下,王倩的话也不无道理。 王倩戳戳她的脑壳:“要换位思考,懂不?换位思考!” 沈思雨可怜兮兮地看她一眼。 王倩看她一眼,又说:“你不用给他买礼物,你口袋里也没什么钱,他也并不需要你的什么礼物,给他东西,纯粹多此一举。倒是可以让他给你买个圣诞礼物新年礼物什么的……其实,老男人蛮喜欢讨年轻女孩欢心的,看着女孩子拿到礼物后鲜花一样的笑脸,他就开心,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很有能耐,感觉也年轻了——真的,这世界上还有什么礼物能比得过让自己感觉年轻呢?所以,毫不客气地接受他的礼物,然后表示出非常开心,绽放出感恩的笑容,然后给他一个香吻,OK啦,这就是你本年度送给你情人的最好礼物啦!” 一听这话,沈思雨立马想起了不久前王倩给她还有其他室友上的“女人不犯坚强罪,就是要花男人钱”的女人经。 师太的境界就是不一样!她沈思雨就弱智多了,瞧她,从来没让教授情人给她买过礼物,反而想着送教授礼物,但是师太呢?师太认为,接受教授的名贵礼物然后飞出一个热吻就是送教授的最好礼物,天啊,聪明女人和普通女人之间,真的是不可逾越啊——因为思维模式完全不一样。 沈思雨对王倩顶礼膜拜。 但是,突然,王倩却低调地垂下眼皮,看着电脑屏幕,貌似神思恍惚地说:其实,名流又算什么呢?难道名流就一定是多完美多智慧的吗?名流的完美外衣纯粹是社会给予的,名流的智慧头脑是因为他已经出人头地了,已经出名了的人,怎么说都是有粉丝的,没看网上,一篇文章只要有三个粉丝就能这文章顶到首页头条?所以,大人物算什么,到了荒岛,大人物不也一样该喝自己的尿尿吗?我才不信大人物的尿尿比普通人的尿尿少些臊气…… 圣诞及新年双节即将来临之际,省政府邀请长三角地区的一些高端海归去参加迎新晚会,以表示政府对海归人士的关心。汪海洋被邀请之列。 也好,出去散散心吧。不然,自己一个人在家,日子实在比较惨。跟着政府走,肯定能吃好睡好玩好。 果然,一批有海外背景的博士博士后们被几辆大巴拉进了一个星级饭店,在这里,除了聆听省里领导的亲切问候以及对来年的充满希望的鼓励之外,他们将尽情享受这里的很多娱乐设施:k歌房,电影院,舞厅,当然还有一人一间的大客房,以及丰盛的晚餐、宵夜和第二天的早餐。 虽然汪海洋在家情绪低落,但是出门参加社会活动,他还是比较正常,穿着笔挺的西装,在下午的冷餐会上彬彬有礼,与记者说话也是谈笑风生,说起德国留学时期的故事,把一名年轻女记者逗得花枝乱颤。晚宴上的领导发言结束后就是丰盛的中西合璧自助晚餐,他一边品尝着葡萄酒,一边用精致锃亮的刀叉熟练地切着七分熟的牛排,吃完后,用熨得很平整的洁白口布擦着嘴唇,再端起一杯咖啡慢慢品尝休息。他的举止是如此优雅,心情是如此舒畅,笑容是如此温和,眼神是如此自信。若有很多未婚女生在此,一定立即会被他迷住。 但事实上,连汪海洋自己都奇怪,原来自己的反差可以那么大——在此之前,和古霏霏在一起,在他们那个破旧冰冷的家里,他就是会莫名其妙发脾气,然后没有目标地骂人,甚至想四处扔东西,然后揪自己头发打自己耳光,整一个就是半癫狂状态,对,他甚至还逼得自己的老婆濒临崩溃,大冷天地脱光了衣服说太热太热……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名校出身的海归吗?不,连正常人都算不上,那时他只是一个被生活抽掉了信心的脊梁的可怜男人! 可此时,他神情休闲,思维机敏,举止平和,侃侃而谈,就像旁边每个成功海归一样,有能力有才华,有自信有情致,有幽默有包容,只让人感觉舒适和亲切。 天,自己是不是得了人格分裂症?在冰冷的家里,他是个失败者,只能像困顿的残废人一样蜷伏地生存,而在豪华设施的星级宾馆里,他是个成功者,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意气风发地享受生活。 那么,究竟哪个是真实的他呢? 詹小鹏就是在他慢悠悠地品着咖啡的时候来电话的。 詹小鹏问老哥在哪里,说他想去他家洗个澡,第二天是圣诞,他想和女友沈思雨约会,不希望在温存时被女友说他身上臭。 汪海洋一想,就说那你到我现在住的宾馆吧,反正我一人一间房,你在宾馆洗澡,我设法明天再去要张早餐券,让你再蹭顿早餐去。 詹小鹏一听,大喜过望:又能蹭老哥的豪华洗手间还有丰盛到极致的早餐了!这次吃早餐他可一定要吃出个样子来了! 听着表弟电话里的惊喜叫喊,汪海洋的心情越来越好。 詹小鹏说:我立马骑车过来,待会我给你短信。 当詹小鹏连夜冒着寒冷,骑车从农民房赶往市区里的星级酒店时,他的心里是热乎乎的。他背着双肩包,里面是换洗的衣服,当然,还有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随身带着的礼物——那个农民房太不牢靠了,他担心万一礼物被偷了呢。 嗯,好好洗个澡,然后,蹭着老哥的豪华大床,舒舒服服睡个觉,明天一早吃大餐,明天下去找老婆沈思雨,送她礼物,请她吃必胜客,然后,抱住她,好好亲一顿!最后,送她回寝室……多么美丽的圣诞夜,多么浪漫的校园爱情! 詹小鹏被爱情的热度燃烧着,丝毫没觉得冬夜骑车的寒冷。 只是,这世事啊,千变万化,没有人能预料最终的结果。詹小鹏不是仙人,自然也没有料想到,今晚,对他来说,将几乎改变他的一切。

人要是在某个方面不开窍,你就是用石油钻来锥他的脑袋,恐怕也无济于事。我的朋友邢教授,医科大学的教授,他就是这样一块顽石。

这位老兄在哪方面不开窍呢?在与女人相处方面。

他夫人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与他走近的女人。自打我认识他的时候起,就没见他和哪个女人正儿八经地好过。要是搁一般人,既然如此没有女人缘,那也就索性断了对女人的念想,转移注意力,好好干点别的正经事,可他不。

中国人喜欢进补,但凡身体有亏,一定要补这补那。思想意识也一样,越是身边没有女人,就越是想着要补女人。这老哥是医生,女病人和女病人家属认识的多,每次和他吃饭,他身边总带着不同的女人,高矮胖瘦,款款都有。

也许我还没到他的年纪,理解不了他。所以,我一直很纳闷,男人上了年纪,为何如此不堪为用,晚节不保?你看嘛,在中国大陆最近十几年的影视剧里,哪一部里面的50后男主角,身边没有蹭出一个多余的年轻女主角?

《亮剑》里面的李云龙对田雨,《历史的天空》里面的姜大牙对东方闻英;《红日》里面的沈振新对黎青,完全成了套路。上影厂著名的老电影《红日》,恁是被电视连续剧拍成了《狗日》。

我开始还以为,这是编剧们有意嘲讽老革命不正经,马列主义放嘴上,美女小蜜放床上。后来一想,不对,这不是编剧的问题,而是50后老哥们心里“闹鸡荒”的灾情所致。

老哥们心里“闹鸡荒”最淋漓,最露骨的,要数冯大导演表演的《老炮儿》。老炮儿是个啥玩意?别他妈忽悠,说白了,就是老男人的老东西。不管冯导怎么导,怎么演,他装扮成六爷上话匣子,其实,那正是冯导对许晴的向往。

我把这一段讲给教授听,教授的脸,立马红到了喉结。

有一次,我请他桑拿,赴汤蹈火之后,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他喟然长叹,凄然对我说,他有将近十年未近女色了。我下意识地看了看他的丹田部位,乍一听,还以为这话是从他的肚脐眼里冒出来的哩,不可思议。

“难道嫂夫人她,她怕冷?”

“唉,一言难尽啊。”

“那您到哪儿都带着女人,就象韩信到哪儿都带着宝剑一样,干嘛呢?”

他先是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点上一支烟,摆出一副词人觅句的架势。吐了几个烟圈后,便慢条斯理地说:夫人刁蛮强势,不但把他的工资和其他收入全数没收,还经常让娘家兄弟带人来收拾他,一打就打个半死。

“那您……就没想过易帜?”

“笑话!那会打骂得更凶,我会被她弄死的。”

我心里闪过一阵隐痛,但很快就冰释汽化了。转念一想,您老人家一表人才,又是医生,舅舅还当过封疆大吏,无论家世背景,还是经济条件、个人条件都不赖,为何“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老婆者何?不过一吃瓜群众。您老莫不是瓜皮好看,瓜瓤糜烂哟。就这么胡乱地想着,想着,我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见他依然端坐在那里,两眼盯着手机,就象杜甫瞅着黄鹂一样。他让我查看手机,说发了一首词给我,刚刚写就。经查,词是这样写的:

临江仙

寻梦

醉里乘风西去,直上飘渺九重。高寒怎奈情愁重,

求缘断飞远,寻梦历苍穹。

今日心归何处,冷月寒星照虚空!淡云轻雾锁魂踪。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七章 蚁族时代 徐徐 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