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不是人生指南 给不了你想要的答

《我的前半生》一经播出就遭到了原著粉的炮轰,理由很简单,这个子君不体面,这个子君完全脱离原著的人物性格。可是开播一周,豆瓣评分8.2,播放量破亿

近日,根据亦舒小说《我的前半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在荧幕热播。强大的明星阵容和原著作者自带的光环,让该剧一播出就掀起波澜。

图片 1

但是,这部讲述“中年妇女失婚涅槃记”的电视剧随着剧情展开,因为颠覆的人设和故事走向,受到诸多“亦舒粉”的集体吐槽,慨叹“这剧何苦要挂 ‘亦舒原著’四个字”、“这不是正宗的亦舒女郎”……

剧中的这个子君带着满身的烟火气确实不是那个备受精英女性推崇的优雅女子,她有着各种显而易见的缺点,却是给所有女性看的。相比于亦舒的原作,电视剧里的人物未免太过ooc(Out Of Character,指在同人文学创作中扭曲人物性格,使人物完全脱离原型)。

图片 2

图片 3

“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子君与涓生最初出现在鲁迅先生的小说《伤逝》中,是一出爱情悲剧。悲剧的造成者一方面是两个主人公自己的问题,但另一方面则是时代造成的悲剧,两人所追求的自由平等的爱情不容于当时的封建礼教。鲁迅写《伤逝》是在“五四”之后,在中国追求自由成了风潮之后。在这风潮之中,人们追求自由恋爱,自由婚姻,便觉得自由的婚姻便是胜利的结局。《伤逝》则从两位主人公追求自由恋爱,成功在一起之后作为故事开头,最终女主人公变成一个琐碎的家庭主妇而遭到男主人公抛弃,又郁郁而终。《伤逝》是鲁迅想告诉我们,自由的婚姻不是终极目的,人格的自由和独立才是。相隔大半个世纪之后,亦舒重新书写了子君与涓生的命运,子君同样在家庭中迷失了自己,依附于涓生又被其抛弃。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子君不再因被抛弃而最终死去而是在闺蜜唐晶的帮助下,重获新生,找回来自己,也收获了爱情。

一个难解的女性生存难题

图片 4

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自由的婚姻已经不是需要抗争得到了。所以,如何实现人格的自由和独立成了主要的话题。在新时代里,子君也有了不同的命运,最终成功重新找回了自己。到了电视剧,在如今的上海,故事又变了,甚至涓生的名字也变成了俊生。子君不再是当初那个美丽、温柔、优雅的女子。她穿的花花绿绿活像信号灯,言语市井,整天只知道盯着老公不要搞外遇。亦舒的子君,透露着都会式的凉薄。“做人最要紧的是姿态的好看。”她的子君是给那些都市新女性看的,她们姿态好看又克制,是时代的精英,活的再累也有傲视众人的心气。但是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子君,是给所有女性看的。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格的自由和独立已经成为了整体女性的话题。剧中的子君俗气又傻气,没有格调,姿态难看,经常说些不上档次的话。她缺乏教养,没有本事,却经常说些伤害人的话。只是在这背后,和书中的子君相比,不变的是她骨子里的善良和天真。

怎么? 她不过上街买趟衣服,世界怎么就全线崩塌了? 她尚未缓过神,连女儿都来责问她,妈妈,你辛苦么,你只消上精品店购物,你做过什么? 面对女儿的盘诘,丈夫的离开,亲友的取笑,她迷惘起来。子君也曾名校毕业,一口流利英语,出入上流社会,拥有上等审美,她哪里错了,怎会“沦落”至此?

图片 5

这个子君我们看到她花钱大手大脚,却不会注意她是从陈俊生一无所有的时候就跟了他。我们看到闺蜜两肋插刀帮她她却总说些伤人的话,不会注意当初是她出钱帮助闺蜜完成学业,不会注意她会担心闺蜜饮食不好而去大早起给闺蜜做早餐。我们看到她对自己妹妹高高在上地教训,不会注意到保姆说她每次都有求必应让人觉得理所当然。更不会注意,她姿态难看的闹到公司,拽坏了女员工的项链,却在面对真正的第三者的时候,却足够克制和坦然。很多全职太太说看《我的前半生》失控大哭,是因为她们从中看到了自己。她带着这个时代全职太太们的焦虑和疑惑。这个子君有各种缺点,但是她骨子里带着善意。她会现在姿态不那么好看,是因为她傻傻地爱着陈俊生,而丢了自己。有人说全职太太也能收获美满幸福,没错,现实中是有独立优雅的全职太太,但是占了总数的多少?今天的《我的前半生》和原著不一样了,它想唤醒和鼓励的不再是那少数的精英女性,而是所有的女性。电视剧画了一幅都市浮世绘,我们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我的前半生》改动之大,甚至到了让人怀疑为什么还要买亦舒小说的地步。如果说亦舒的《我的前半生》主要是通过子君来表达自己的思想。那么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则描画了一幅都市浮生绘,里面的每个人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每一个人,都代表了一种生活上的疑惑和危机。女主人公子君,八年家庭主妇金丝雀的生活,让她完全丧失了独立生存的能力,同时也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当她的靠山陈俊生抛弃了她之后,她的世界就轰然倒塌。子君的困境是最显而易见的,她首先需要生存下去,然后找回自己。

这是《我的前半生》小说的别致开头,《我的前半生》隐藏了一个难解的女性生存难题——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1879年,伟大的挪威剧作家易卜生写下剧本《玩偶之家》,作为上世纪妇女解放运动的宣言书,刻画了女性觉醒路上一个经典的先驱形象——娜拉。

图片 6

女主人公娜拉在认清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丈夫的虚伪后,决计离家出走。娜拉出走后会是怎样呢?在鲁迅先生看来,如果口袋里没有钱,不能经济独立,娜拉出走以后也不过两种结局:一是回来,一是饿死。

子君的闺蜜唐晶,看似是与子君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人,让人奇怪她为什么能和子君走到一起。但其实,她们本质是一样的人,都十分的极端。子君极度信任男人又依赖婚姻,唐晶却质疑男人抵制婚姻。毋庸置疑,唐晶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女性,但是她却没有学会如何生活,她的抵制是害怕,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也丢失了一些东西。

1925年,鲁迅发表了他唯一一部描写婚姻爱情的小说《伤逝》,写主角子君“出走之后”的结果:由于未能经济独立,只是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说着“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的子君终于还是死去了,留下涓生在长夜里哀泣,一“伤”一“逝”,生死两茫茫。子君用她的生命说明了“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图片 7

亦舒把《我的前半生》里的男女主角取名为涓生和子君,显然有向鲁迅先生致敬的意思。在小说里,现代子君大学毕业,嫁给收入丰厚的医生涓生,做起了家庭主妇;十年后,涓生声称爱上了别人,向子君要求离婚。一朝梦醒的子君在好友唐晶的帮助下,从家庭回归社会,找工作挣工资,搞艺术创作,又找回了自己,重回婚姻。

唐晶的男友贺函看起来帅气多金,一幅人生赢家的样子。但其实,他却存在着感情缺失的问题,这比唐晶因害怕而抵触更为严重。他把自己活成了一台机器,投入、回报、交易就是他的人生信条。他不懂不计回报,也不懂爱。而一个不懂得爱的人,是不完整的。子君的丈夫陈俊生被新世纪的第三者凌玲玩弄于鼓掌之间。在他和子君失败的婚姻之中,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他承诺了子君要养她,要保护她,却又因为保护的太好,而觉得自己太累,嫌弃子君追不上自己的脚步。但是,出了问题之后,他想过要和子君沟通吗,他告诉过子君他心中的焦虑吗?没有。如果他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那么在他自认为的好意下,他接下来的婚姻也注定失败。第三者凌玲有能力又能吃苦,她的目的性极强却又在陈俊生面前装作人淡如菊的样子。那么当她和陈俊生真的组建家庭后,又能装多久。而在茶米油盐中,陈俊生会不会像厌倦子君一样,厌倦她。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为了孩子,那么她又知道她的孩子想要什么吗?

亦舒让子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刚刚触摸到一点人生真相的皮毛,就要打回言情套路的原型。于是,《我的前半生》后半段不再吸引人,原来女人挣扎着站起来,终究为了走原来的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有点乏味?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前半生》不是人生指南 给不了你想要的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