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五十五)

图片 1我的大学同学老七是一个花样美男,跟照片上这小子特别像。上面二个姐姐,一个比他大六岁,一个比他大八岁。老七从小被泡在蜜罐里,父母姐姐对他宠的不得了。上大学的时候经常见他姐来学校,给他洗衣服,床单,刷鞋什么的,他妈妈为了他,特意在大学校园附近租的房子,老七喜欢跟我们混在一起,不怎么去那个他妈妈租的房子,他妈妈和姐姐们来看老七的时候住在那里,给老七做吃做喝然后送来。老七平时嘻嘻哈哈,人很仗义,很善良,但是脾气不好,一旦不合他的心意马上酸脸。他跟我们还好,对那些他看不惯的人叽叽歪歪,不爽的表情都挂在脸上。因为长得帅,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多,老七无外乎跟人家哈哈的,他玩心大,休息时间不是踢球就是跟我们一起打扑克,对女孩子的追求,他似乎从不在意,对她们也都很友好,但是谁要是耽误他玩,或者对他纠缠,他就上来那个坏脾气了,叽叽歪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有时候甚至把人家撵走,转身又哈哈的玩去了。大四的时候,新换了一个教授。有次去饭堂吃饭,偶遇教授跟他女儿一起去吃饭。教授的女儿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身材曼妙,五官柔美,那天记得她穿着一件浅灰色底,带浅粉色和玫粉色小花的真丝旗袍,发髻挽在脑后,一缕短发妩媚的飞在耳边。一对珍珠耳钉。我们几个打完饭故意抢到教授对面但不是同一桌的座位,想看看他女儿。呀!古典美女啊!美女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洁白的皮肤,线条优美的嘴唇,我们都看呆了。美女似乎觉察到了我们几个贪婪毫无避讳的眼睛,抬起头对着我们几个微微一笑,又埋头吃饭了,教授也跟我们打了个招呼继续吃饭。上学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教授的女儿,我们周围那些青涩的女孩子跟她比起来忽然就让我们觉得哪里都不一样了。我们对教授女儿只是觉得她好看,可是老七忽然就变了。他开始每天盼着吃午饭,每次去饭堂都到处看,好像在找谁,我们也知道他希望再一次看到教授的女儿,这家伙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忽然变得心事重重,脸上也没有了太多往日的阳光,我们也不太容易听到他往日里爽朗的笑声了。甚至有时候他吃饭的时候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个人去。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很早就去了饭堂,还没开饭,哥几个坐在那里聊天,忽然,教授的女儿推门进来,老七的眼睛就直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盯着教授的女儿,我们随着他望去,教授的女儿似乎刚刚洗过头发,因为看起来湿漉漉的,随意用发卡挽在脑后,身着一件极浅的海蓝色连衣裙,把皮肤衬的更白了,脚上穿着一双浅粉色棉拖鞋,浅红色的细腻的脚跟,我们几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很快察觉了,对着我们几个傻小子微微一笑,坐在邻座,手里拿着一个很薄的小本子不知道在看什么。开饭了,饭打来之后我们开始吃了,只有老七吃不到一分钟就抬头看看美女。美女吃的不知是很少,还是很快,吃完去洗饭盒,然后就往门口走。老七忽然扔下没吃完的饭就跟了过去。我们替他捏了一把汗,心想这小子大概是对美女着魔了。我们的眼睛一直尾随着老七,老七并没有对教授的女儿做什么,只是替她开了门,目送着美女离开,他才神情恍惚的回来。之后老七经常问我们一些教授女儿的事,我们知道的不多,只是问及其他老师的时候打听过几次。我们那年大概21岁,而教授女儿比我们大十岁,32岁,是一位有家有丈夫有个8岁的儿子的女人,是一个医院病房的医生,她看起来非常温柔,也很雅致,当时我们内心不知道萌动的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是老七很显然对她非常着迷。我们几个也说过他,说他那些想法不切合实际,人家有家,有儿子的,老七忽然就跟我们经常说他多么讨厌教授的女婿,说他看过他一次,一看就是个算计的人,一脸的奸相,配不上教授的女儿,烦死他了之类的话。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玩滑板车,老七滑的不是很熟练但是很快,他在拐弯的时候忽然见教授的女儿迎面走来,他一下失控没有站稳,重重的摔在地上,胳膊肘和膝盖都卡破了,血流了出来。这时教授的女儿忽然跑过去,扶着老七,关切的问他怎么样,老七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盯着她的脸,满脸都是激动和安详,教授的女儿不知道老七的心理,只是出于对他受伤的关心,让我们几个把老七扶到门诊处理一下,她也跟着去了。包扎好了伤,她让我们给老七送回去,叮嘱一下换药,清洁的事就走了,临走对老七说:“以后慢点滑,小心摔倒。”老七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离开,眼里竟然溢满泪水。我们毕业后各奔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有过很多联系,说起当年老七和教授女儿的事,老七没有太多说什么,只是说,他现在的媳妇就是他从教授女儿那里才有的择偶标准,柔媚,温和,安静。尽管这些都是外在,可是对老七的影响却是终身的。

图片来自网络

那个叫米米的女生,走到冒菜和我面前,对着我们微微一笑,然后轻轻地说,“平平,我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吧!”

多么温情的寒暄啊,看样子这个米米和冒菜是青梅竹马啊。

青梅遇竹马,光棍该去哪?站在一旁的我,忽然觉得心里一沉。今天为什么就脑门一热跟着冒菜来了呢,是被想见丈母娘的心蛊惑了啊,现在真是有点后悔莫及。

但不知道为什么,米米这么温柔,一看就是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冒菜却只是有点局促的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我看着都觉得尴尬。

“虽然好多年都没见了,但你还是老样子啊……”米米头偏过来友好地看了我一眼,又转向冒菜,语气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变,“还是一点都没长好看啊!”

听到米米这句话,冒菜完全在意料之外,脸一下就绿了。哈哈哈,求此刻冒菜的心理阴影面积。

看到米米一句话就把冒菜给镇住了,刚刚还觉得自己多余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我,忽然有一种重新找到组织的感觉。

我知道,冒菜刚刚为什么皮笑肉不笑了。这个米米肯定是个狠角色啊,在冒菜过去的人生里,留下过无法磨灭的阴影。

冒菜开始是有心里准备的,可是明显准备的不到位。他没想到,看上去这么温柔可人的青梅,多年后再见面火力还是这么猛,一开口就给了他这个竹马温柔一刀,而是还是当着我的面。

跌了大份儿的冒菜刚要说话,冒菜妈妈和芳阿姨这对亲热的老姐妹就走过来了。于是,冒菜先乖乖地叫了一声“芳阿姨”。

芳阿姨看见冒菜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好像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她转过头去对米米说:“米米,你又在欺负平平弟弟啊,你这个姐姐怎么当的?”

训完米米,芳阿姨又把脸转向了冒菜,眼神里闪耀着某种欣慰的奇异光芒,“平平这孩子几年不见,一晃都长这么大了啊,真是越来越帅气了,真好,真好!”

一听芳阿姨这么一说,感觉他们这两家人的交情匪浅啊。我都没心思去猜那些奇异的光芒是什么,而是把重点落在了“姐姐”两个字上面。脑袋里立刻脑补了平平弟弟和米米姐姐小时候相亲相爱地坐在一起愉快玩泥巴的场景,偷偷抱在一起亲小嘴的场景……我是不是太污?

由于我想象力太丰富,忽然就引起了生理反应,鼻子觉得酸酸的,心里有点没来由的怅然。

看了旁边的冒菜一眼,他的表情也是有点落寞,小眼神里一半是小弟弟被姐姐莫名欺负后无力招架的委屈,一半是他当着我的面被人欺负了我还没有帮忙的委屈。总之是委屈他妈给委屈开门,委屈到家了。

我心里愤愤地说,委屈你个大头鬼啊,你的小姐姐都来找你了,你心里就偷着乐吧。

正在气头上,那个芳阿姨的眼神却飘到了我身上,米米的眼神也随着而来,好奇的成分比打探更加明显。

“这位……是?怎么那么像……”

“哦,这位是小安”,冒菜妈妈看了我一眼,笑着给芳阿姨介绍,“平平大学的同学,跟平平关系特别好,在大学里对平平很照顾,平平可喜欢他了!”

平平可喜欢他了……可喜欢他了……喜欢他了……咦,我的小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本文由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五十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